人总是会掉进同一坑里很多次,被有着相同性质的东西吸引。我记得by和zyl做芭莎采访,两人一起回答问题,话筒在zyl手里,说zh令的时候,zyl一个字一个字的说,by扭头吐槽zyl你能不能多说两句,zw和x在那次直播里说到演唱会,x摆手说看不下去,zw太敷衍了,要他认认真真说演唱会的事儿。没有交集的人,相交的方式却是一样的。

谁都不清白

在这种已经墙倒众人推,法不责众的状态下,谁都想出来抖个机灵,踩两脚,既得了作恶的痛快,又没有负担,机灵抖得漂亮说不定还有人叫好鼓掌呢。


-你以为我能温暖你?

他不说话,只看着我笑,眼神里那种珍视的情绪真的太吸引我了。

-我只不过是也遇到同样境况,体会过那种情绪了,太难受了,不忍心你也遭受这些,所以伸出手。

他还是笑,低头又抬头说,你为什么以为我不懂你呢?那么多人看到了,只有你愿意给我善意啊,这就足够温暖我了啊。

-可是你怎么凭那一份善意判断那是爱呢?我对每个没有伤害我的人都抱有这样的善意。你这爱未免来得太轻易了?我只是经历过太多窘迫,然后想替我身边的人规避开这些,我不会爱人,我只是规避伤害,我本身不会发热,我不会让你觉得开心。

他愣了愣,问:你非要对别人的爱意、好意这么严加拷问吗?这么较真吗?


气氛僵住了,他找了个借口走了


-不是的,我没有,我只是觉得你对我的情谊太珍贵,我要确定他是真的,是存在于什么基础上的,我可以继续保持的,确定过后再将一颗真心给你。

-不过像我这样反复拷问真心的人,真心得是不锈钢的才行吧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
这个世界有趣的事和人都太多了,我因为精力有限,智力有限,不能都得到,可是我还蛮乐意一直去追求的,这样的生活应该是很幸福的。所以不要被不幸福的婚姻耽误了,不是非有他不可。


昨晚做个一个蛮可怕的梦,被惊醒了,醒过来想到现实还可以补救,还是有机会的

想起来刚回家乡,租住在一栋老房子的事,有天晚上看到一位老爷爷在前面的棚户区拉二胡,听不出来拉的是什么,但是我觉得应该是春江花月夜吧,因为那天天特好,月亮也亮,乐声悠扬,像是在空气里开了花。

我喜欢的人被人泼了脏水,之后便再也洗不干净了,说什么都错,实际上事实是什么又有谁在乎呢?

这话说的很难有福报啊

我这个人真的是极不愿意信佛,玄之又玄的偈语说到最后都是要凭个人信念,那为什么一开始我不相信自己呢?何必向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认输?

夏天啥时候过去啊?!

徒劳无功